《国富论》书摘 「论市场范围对劳动分工的限制」

虽然劳动分工带来了如此之多的益处,但是从它的起源来看,它并不是人类智慧的结果。从来没有人预见到并有意识地试图通过分工实现普遍富裕。劳动分工是人性中某种倾向的必然结果,虽然实现这一结果的过程是非常缓慢的、渐进式的。这种倾向就是人类喜欢互通有无、以物易物、相互交易,它并不带有强烈的功利性。


不同的人其天赋和才能各不相同,但是真正的差异其实比我们所想象的要小得多,成年人在从事不同的职业时,会表现出非常不同的才能,这种现象,在大多数场合下,与其说是劳动分工的原因,不如说是劳动分工的结果。


以一个哲学家与一个普通的街头搬运工为例,这两种职业之间的差异,不可谓不大,但是,这种差异并不能归因于天赋,而是习惯、风俗和教育所致。


如果没有互通有无、以物易物、相互交易的倾向,每一个人就都必须自行生产自己所需要的一切必需品和便利品。那就意味着所有人都要履行相同的责任,完成相同的工作,那就不可能出现职业上的差异,因而也就不可能产生任何重大的才能差异。


因为是交换能力引致了劳动分工,所以分工的程度必然受制于交换能力的大小,换言之,分工程度要受到市场范围的限制。如果市场过于狭小,就不能鼓励任何人去专门从事一种职业。因为在这种情况下,它无法用他自己的劳动产品中远远超过自己消费所需的剩余部分,去交换他所需要的其他人的剩余的劳动产品。


直到今天,在偏远荒凉的乡野,以为织布工或者铁匠,除了操持本业以外,都还耕种着一小块土地。这些人虽然主要以这些职业为生,却从来没有完全依赖于它们。真正意义上的劳动分工的出现,甚至比农业的出现还要晚。


有着大量商业交往活动的城市之间,通过相互提供的市场,它们极大地促进了彼此的产业发展。